安德的游戏:巨人的影子

  • 类型:科幻
  • 标签: 文学 科幻小说 安德系列
  • 出版:2018-03-01

试读

图书简介

  承接《安德的游戏:傀儡的影子》,《巨人的影子》仍将故事背景设定在未来——安德•维京率领战队赢得对外星怪物虫族的战争后留在了太空,而战斗学校的其他孩子则纷纷回到地球。其中,韩楚、阿莱、罗勒密等凭借各自的技能成为中坚力量,他们彼此牵制,罗勒密甚至不惜发动战争以夺取霸权;而安德的哥哥彼得•维京则致力于恢复地球团结,安德战队中最优秀的成员豆子和佩特拉成为他的左膀右臂。最终,三人成功打破了那些邪恶的野心家的企图,平息了战争。豆子和佩特拉相爱却不能相守,孩子成为两人共同的牵绊;彼得的爱与包容赢得了佩特拉的心,在豆子不得不远走太空后,两人相伴到老……

作者简介

  奥森•斯科特•卡德,美国人。卡德坚信小说具有教化意义,应该向读者传递积极上进的信息。“安德的游戏”系列小说便充分反映出作者的这种观念。在整个世界,抑或是整个宇宙,卡德是一个炙手可热的科幻文学作家,是亿万科幻迷心中的偶像。与此同时,各类评奖委员会也对其青睐有加。从1977年发表第一篇小说开始,在数十年的写作生涯中,仅雨果奖和星云奖提名卡德就获得了24次,并有5次最终捧得了奖杯。此外,他还获得过坎贝尔奖和世界幻想文学奖。

编辑推荐

·雨果奖、星云奖双奖作家代表作

·雄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长达二十周

·美国海军陆战队官方指定心理教材

·《安德的游戏》电影脚本

图片欣赏

书摘

天命


  发信人:Graff%pilgrimage@colmin.gov

  收信人:Soup%battleboys@strategyandplanning.han.gov

  主题:带薪假期

 

  在已知的宇宙中,你可以挑一个自己想去的地方,我们会带上你一起走的。

 

  韩楚等着那辆装甲轿车完全消失在视野里,然后不顾危险走上了挤满行人和自行车的街道。在人群中本来很容易隐藏自己,前提是你必须和他们朝同一个方向前进。但自打从战斗学校回到自己的祖国后,韩楚似乎一直都没法做到这一点。

  他并不是在逆流而上,而是总在人群中横穿而过。他用的世界地图好像与周围人的完全不同。

  现在又是这样,要从住处的屋门前往街对面那家小小的餐馆,需要躲开成千上万的自行车和行人, 而他们中的每一个似乎都有着自己的任务。

  不过在韩楚看来,这并不像大多数人认为的那么困难。他已经学会了如何用余光观察四周,保持眼睛始终对着正前方。只要彼此的视线不交会,街道上的其他人就不会和他面对面地接触,也就没办法教他让出道路的所有权。他们只能避过韩楚,就像水流避开小溪中的巨石一般。

  韩楚把手放到餐馆的门上,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有被逮捕,然后处死或是送去改造。但如果今天这次会面被人拍下照片,就很容易证明他的叛国行为了。

  不过话说回来,敌人给他定罪并不需要什么证据,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了。想到这里,他推开了门,听到门上的铃铛响了一声,然后沿着桌椅间狭窄的过道朝餐厅后面走去。

  他知道格拉夫不会亲自出现。殖民部长如果回到地球,肯定会成为新闻焦点。除非对他有用,否则格拉夫绝不会在新闻上出现,而这次露面显然不会对他有好处。那么他会派谁来呢?肯定是战斗学校出来的人。老师吗?还是另一名学生?会是安德战队里的人吗?这会不会是老友的重逢?

  让他惊讶的是,坐在最里面一张桌子上的人是背对着餐馆门口的。韩楚所能看到的只有他那头青灰色的卷曲头发。他不是自己的族人,从耳朵的颜色也可以推断他不是欧洲人。最重要的是,由于他背对着门口,肯定没法看到韩楚的到来;但当韩楚坐在他对面之后,就将面对着餐馆门,可以看到整个房间。

  聪明的选择。如果有麻烦人物从餐馆门进来,能认出对方的也只有韩楚,而不是这个外国人。但会被派来执行危险任务的人中,很少有人会有这样的胆量,只为和他们会面的人会是更好的观察者,就把自己的后背对着门口。

  韩楚走过来时,那人也没有转身。到底是疏忽大意呢,还是真的有这么强大的信心?

  “嘿,”等韩楚来到身边,他才低声说道,“坐吧。”

  韩楚坐到了对面的位置上。他觉得自己一定认识面前这个老人,但却想不起他是谁。

  “请别叫出我的名字。”老人轻声说道。

  “没问题,”韩楚说,“我都不记得你的名字了。”

  “不,你记得。”这人说,“你只是不记得我的脸。你并不是很常见到我,但每支战队的队长都和我在一起待过不短的时间。

  韩楚这才想起来这人是谁。在艾洛斯星上的指挥学校时,最后那几个星期里,他们以为自己是在训练,事实上却是在指挥着远在天边的舰队,与虫族女王进行最后的决战。他们的指挥官安德始终没和大家见面,但他们后来才知道,一位具有毛利血统的老运货船船长一直在安德身边,训练他、刺激他,假装自己是他在模拟战斗中的对手。

  马泽·雷汉。在第二次入侵中将人类从毁灭边缘拯救出来的英雄。每个人都以为他在战争中死了,但事实上他被送进太空,待在一艘以接近光速航行的宇宙飞船里,进行了一次毫无意义的远航。通过相对论效应,他可以一直活到今天,为最后这场战争做准备。

  这是一个已经两次被写进了古代史的人。在艾洛斯星上与安德的战队并肩作战的情景,如今回想起来似乎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而马泽·雷汉在那之前几十年就已经是全世界最有名的人了。

  世界上最有名的人,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长相。

  “每个人都知道,你跟着第一艘殖民飞船离开了。”韩楚说。

  “我们说了个谎。”马泽·雷汉说。

  韩楚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等着对方说话。

  “我们给你准备了一个职位,让你去做新殖民地的首领。”雷汉说,“虫族之前占领的一个行星, 大多数殖民者都和你是同一民族的人,做他们的领导者也是很有挑战的事情。只要你上船,飞船马上就可以出发。”

  这就是他们给他的提议了,也正是他的梦想。离开混乱的地球,破败不堪的祖国。不需要坐等愤怒而无能的政府将他处死,不需要眼看着本国人民在西面来的征服者的铁骑下挣扎, 他可以坐上一艘整洁明净的殖民飞船,飞向外太空,去往人类从不曾踏足过的世界,成为新殖民地的创建者,永世为那里的人民所尊敬。他可以结婚生子,甚至有可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我还有多长时间能做决定?”韩楚问。

  雷汉看了看手表,然后一言不发地盯着韩楚。

  “时间已经不多了,是吗?”

  雷汉摇了摇头。

  “但我并不是为这样的幸福而生的。”韩楚说,“当今的政府已经失去了天命。如果我能活过这段改朝换代的时期,也许对新一代政府还会有些用处。”

  “那么你到底是为什么而生的? ”雷汉问道。

  “他们考过我了,”韩楚说,“我是战争之子。”

  雷汉点了点头。他把手伸进衣兜,拿出了一支钢笔,放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 ”韩楚问。

  “天命。”雷汉说。

  韩楚明白了,这支笔是一件武器。因为天命的赐予始终伴随着流血与战争。

  “笔帽中的构造非常精细。”雷汉说,“多用牙签练习几次。”

  然后他站起身来,从餐馆的后门走了出去。

  不用说,外面肯定有什么交通工具等着他。

  韩楚有种冲动,想跳起来追上他,想放下即将到来的一切,让他带自己到太空中去。

  但他没有。他用手盖住那支笔,轻轻从桌面上划过,让它落入自己的裤袋。这是一件武器。这意味着格拉夫和雷汉认为他很快就会需要使用这种武器了。到底有多快?

  桌边靠墙摆放的调料盒旁边有牙签盒子,韩楚拿出了六根牙签,然后站起身来朝厕所走去。

  他小心翼翼地拔下了笔帽,稳稳地从里面取出了四发飞镖。飞镖一头装着轻羽,另一头则浸了毒。他又把笔头拧了下来。笔杆周围有四个小孔,墨盒外面则是转轴。机械构造设计得非常精巧,每一发飞镖打出去之后都会自动转动。这是一支左轮吹箭筒。

  他把四枚牙签装进小孔里,大小正合适。接着他把笔头拧紧,举到眼前。

  自来水笔的笔尖正好覆盖在毒镖的发射孔上面。把笔杆的另一头放到嘴里时,笔尖就可以当作准星用。瞄准,射击。

  瞄准,吹!

  他吹了一口。

  牙签打到了隔间的墙上,和他瞄准的位置差得不多,不过低了将近一英尺。这肯定是供近距离使用的武器。

  他用剩下的几发牙签做了练习, 找准了离六英尺外射击时应该瞄准的位置。厕所的隔间只有这么大,没法练习更远的目标了。他把牙签收好扔掉,拿起真正的飞镖装进了笔里,始终保证自己的手只接触着带羽毛的部分。

  然后他冲了厕所,回到餐馆。外面并没有人等着他。他坐下来点了菜,有条不紊地吃了个干净。马上就是生死关头,他可不想空着肚子上阵。更何况这里的饭菜味道也不差。

  他付了饭钱,走出饭馆来到街上。他还不能回家。如果在那里被逮到,他肯定要面对无数杂兵,那些人根本不值得他浪费飞镖。

  他挥手拦下一辆人力三轮车,前往国防部。

  这地方和以往一样拥挤。真是可悲啊,韩楚想。几年之前这里挤着这么多军事官僚还是有理由的,当时C国正在远征I国及其周边国家,派出了数百万军队,去统治那里的十多亿人口。

  而现在,政府直接控制的地区只有东北部了。敌人在南方各大港口城市实施了军事戒严,西北地区也被稳稳占据,另一支本国军队被孤立在西南方,政府下严令禁止任何一支队伍投降,强迫他们用一小块地区的产出供养一支数百万人的大军, 他们的力量正在围困中不断地削弱,当地百姓对他们的支持也越来越薄弱。

  甚至就在停火协议签订之后,还爆发过一场政变。台面上的政变只是做做样子,实际上不过是政客间洗了一次牌,为撕毁停火协议找个借口而已。

  军队却没有一个人丢掉饭碗。虽然把C 国引上扩张道路的是他们,最后吃到败仗的也是他们。只有韩楚被解除了职务,押送回家。

  他们无法原谅韩楚的,是他阐明了他们的愚蠢。他在军队每一次行动时都警告过他们,而他们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见。每当他提出一套方案,想将军队从作茧自缚的困境中解救出来时,他们都只是把这提案扔到一边,根据愚昧的勇武,出于挽回面子的需要,或是凭着“C国不可战胜”的幻想制订新的计划。

  在最后一次会议上,他丝毫没给这些人留面子。他,一位年轻的军官,站在那些拥有无上权力的老人面前,痛斥他们的愚蠢。他向大家阐明了C国为什么会落到如此可悲的境地。他甚至告诉老人们,他们已经失去了天命。按照C国的传统,这往往是改朝换代时常用的说辞。在当今的朝代对外宣称自己不是一个王朝,甚至不是一个帝国,而是人民意志的完美体现,这是无法原宥的罪过。

  但他们忘记了,C国的百姓仍然相信着天命,而且当政府不再握有天命时,他们也都心知肚明。

  来到军区大门前,韩楚展示了自己那已经过期的身份证,门卫毫不犹豫地让他进去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之所以还没有被逮捕,也没有被杀害,只有一个原因:

  他们不敢。

  雷汉给了他一把只有四发子弹的武器,却将它叫作“天命”,事实证明这是对的。国防部里韩楚看不到的地方肯定有许多军人在站岗,还有人守在他住的地方,等待上级决定拿他怎么办。但他们甚至都没有取消韩楚的薪水。军队内部现在充满着恐慌和混乱,而韩楚知道他就是一切的中心。他的沉默,他的等待,恰恰都成了军事上的失败造成的臼钵中不断研磨的杵棒。

  他早就该知道,自己那段《我控诉》一般的演讲造成的效果远远不止使“上级”们蒙羞那么简单。他们的副官都在一墙之隔的房间里听着,而且这些人知道韩楚说的都是事实。

  光韩楚自己知道的, 要求逮捕或者杀死他的命令就下达了不下十次,而那些副官肯定都把命令传达下去了。但是他们同时也把韩楚的故事告诉了执行命令的人,告诉他们韩楚曾是安德战队中的一员。可能也有人告诉了奉命去逮捕他的士兵, 如果军队听从了韩楚的意见,C国也就不会被西面来的联军打败了。

  西面来的联军之所以能够胜利,是因为他们足够聪明,把安德战队中属于他们阵营的阿莱奉为首领,让他率领军队、领导政府,做人民的领袖。

  而C国政府却把自己的安德战队成员拒之门外, 现在竟然要下令逮捕他。

  在这样的交流中,一定也提到了“天命”这个词。

  而那些士兵就算离开了营房执行任务, 也会突然发现自己找不到韩楚的家了。

  战争结束后的这几个星期,领导们一定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如果士兵们在逮捕曾经羞辱他们的政敌这样简单的事上都不听从他们的命令,那么他们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这就是为什么门卫接受了韩楚的证件。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在国防部所在的军区大院中行走,身边连一个跟着的人都没有。

  事实上也不是完全没有人跟着。他用眼角的余光瞥到,越来越多的士兵和勤务人员开始出现在他身后,或是在和他的方向平行的走道上跟着他。门卫肯定已经把消息传开了:韩楚来了。

  于是,在走进最高指挥部大门之前,他在台阶顶上停了下来。转身一看,楼间的空地上已经汇聚了数千名男女官兵,还有更多的人正朝这边赶来,大多数都是带枪的士兵。

  韩楚低头看着。下面的人越来越多,但没人说话。

  韩楚朝他们鞠了一躬。

  他们也躬身回礼。

  韩楚转身走进楼里。楼门里的守卫也纷纷向他鞠躬,他向每个人还礼,然后走上楼梯。会议室就在二楼,军队的高层长官们一定都在那等着他的到来。

  不出所料,来到二楼时,一位年轻的、穿制服的女兵向他鞠躬:“向您致敬。您能到雪虎的办公室来吗?”

  她的声音中并没有讽刺的成分,但“雪虎”这个名字最近已经饱受嘲弄了。韩楚庄重地看着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士兵?”

  “白莲。”她说。

  “中尉,”韩楚说,“如果上天在今天将谕命赐予了真命天子,你会侍奉他吗?”

  “我将把我的性命交到他手上。”她说道。

  “那么你的枪呢?”

  她深深地鞠了一躬。

  韩楚回鞠了一躬,然后跟着她朝雪虎的办公室走去。

  那些人全都在一间宽敞的接待室里,几周前被韩楚痛斥“失去了天命”的那批人全都在,每个人都在用冰冷的眼神看着韩楚。不过在这批高官之中,他原本也没有朋友。

  雪虎在里面办公室的门口等着。还从没听说他曾经从办公室出来迎接过任何人,除了上层的官员们。而现在,官员们显然都不在这里。

  “韩楚。”他说道。

  韩楚微微躬了躬身,雪虎以几乎看不到的动作还了礼。

  “休完应得的假期之后,你终于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来了。我很高兴。”雪虎说。

  韩楚站在房间正中,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请到我的办公室来。”

  韩楚慢慢地朝敞开门的办公室走去。他知道白莲中尉正在身后的门口站着,保证不会有人在背后向他动手。

  透过办公室的门, 韩楚看到两个持枪的士兵站在雪虎的办公桌两旁。韩楚停了下来,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这两个人。他们都面无表情,但韩楚知道他们肯定认识自己。他们是雪虎选出来的,因为雪虎信任他们。可他不该信任任何人。

  雪虎以为韩楚停下脚步是请他先走进办公室,但直到他走到办公桌前,韩楚都没有动。

  然后韩楚也走了进来

  “请把门关上。”雪虎说。

  韩楚转过身,把办公室的门开到最大。

  雪虎容忍了他这抗命的动作,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不管韩楚现在说什么、做什么,都只是徒增可怜而已。

  雪虎把一张纸推到韩楚面前。那是一纸军令,命令他去指挥那支远在西南的、正慢慢饿死的军队。“你已经多次证明了你杰出的智慧,”雪虎说,“而现在,我们希望你来带领这支部队打败我们的敌人,拯救自己的国家。”

  韩楚根本懒得回答。那支军队现在饥肠辘辘,缺衣少枪,士气低下,又被敌人重重包围着。他们是不可能创造奇迹的。更何况韩楚并没有打算接受雪虎的任何任命。

  “您真是深谋远虑。”韩楚高声说道。他朝桌子两边的士兵扫了一眼,“你们知道这命令有多么英明吗?”

  两位士兵并不习惯在这种等级的会面中直接发言。一位士兵点了点头,另一位只是挪了挪身子,显得很不自在。

  “但我还是看到一处错误。”韩楚说。就连接待室里都能听到他响亮的声音。

  雪虎的脸抽搐了一下。“指令无误。”

  “请让我用笔指给您看。”韩楚说。他从衬衫口袋中抽出钢笔,拔

  掉笔帽,然后在纸上划掉了自己的名字。

  他转过身去,面朝着敞开的大门说道:“在这里,没有人有权命令我! ”

  这就是他接管政府的宣言,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毙了他。”雪虎在他身后说道。

  韩楚转过身,把笔放到了嘴里。

  但他还没来得及吹出飞镖, 那名之前没有朝他点头的士兵就已经开枪打碎了雪虎的头。鲜血和脑浆喷到了这名士兵的身上,头骨的碎片四下飞溅。

  两位士兵深深地向韩楚鞠躬。

  韩楚转过身去,大踏步离开雪虎的房间,走进接待室。几位老将军朝门口跑去,但白莲中尉掏出了手枪,他们都站在了原地。“韩楚陛下并没有允许诸君离开。”她说。

  韩楚对身后的两名士兵说:“请协助白莲中尉守卫这房间。”他补充说:“我认为, 这个房间里的诸位长官需要一些时间来讨论这个问题:我国何以沦落至如今的局面?我希望他们能够各自给出一份书面汇报,总结自己都犯下了哪些错误,以及他们认为当前的局面应当如何处理。在那之前,我希望他们都留在这个房间里。”

  如韩楚所料,那些钻营有术的军官马上开始工作了。他们扯着自己的同袍,把他们推到墙上。“你没听到陛下的命令吗?”“苍天在上,我们听您的命令。”这些表演都是徒劳的。韩楚非常清楚其中哪些军官是可靠的,也清楚该让谁来指挥本国的军队。

  讽刺的是,那些正在蒙受羞辱的人,那些正在奋笔疾书、痛陈自己过错的大人物并不是错误的根源。他们只是自认为如此而已。真正造成问题的那些下级军官, 也觉得他们不过是被用来实现长官意志的工具。然而由于他们的天性,每个上级军官都在毫无顾忌地挥霍自己的权力,而将责任推卸给下级。

  而功劳则像热空气一样,只会向上升。

  从今之后,它们都会上升到我这里了。

  韩楚离开了雪虎的办公室。走廊上,每间办公室门口都站着士兵。他们已经听到了那声枪响,而韩楚很高兴地看到,他们知道中枪的不是韩楚之后,个个都如释重负。

  他对一位士兵说:“请到最近的一间办公室去,打电话叫医疗兵来,找人照顾尊敬的雪虎长官。”然后对另外一位士兵说道:“请协助白莲中尉,保护这间房里的几位将军。是我要求他们写书面报告给我的。”

  这些士兵纷纷跑去执行命令,韩楚继续安排其他士兵与军官。一部分人以后要清洗掉,另一部分则需要提升。不过目前,还没有一个人动反抗他的念头。几分钟之内,他就已经下达了一系列命令,要求封闭整个军区。在做好准备之前,他不希望上层的人听到什么风声。

  但他的警告却是徒劳的。当他走下楼梯,来到大楼门口时,迎接他的是数千名士兵的咆哮声。总部大楼已经被团团围住了。

  “韩楚! ”他们齐声喊着,“天命之人!”

  哪怕站在军区之外,也一定能听到这喊声。这下没法把上层一网打尽了,官员们一定已经开始逃往乡村,或是从机场与水路逃亡,将来他需要浪费很多时间去追捕他们。不过至少有一件事是毫无疑问的,作为被军队忠心拥戴的新帝王,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有任何本国人反抗他的统治。

  马泽·雷汉和格拉夫把这选择交给他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这些。他们只算错了一件事。他们不知道,韩楚那智慧的名声已经传遍了全军。到头来,他根本就没有用上手中的吹箭筒。

  但如果没有这件武器,他还会不会有勇气做出如此大胆的行为?

  韩楚毫不怀疑。如果那个士兵没有先下手杀死雪虎,他也一样会做的。如果这两名士兵不马上服从他的命令,他同样会杀死他们。

  我的手是干净的,但这并非因为我不准备让它们染上血污。

  韩楚朝战略部走去,那里将是他建立临时指挥中心的地方。一路上,他都在问自己:如果我接受了他们最初给我的机会,逃向了太空,会怎么样?那样的话,C国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更清醒的问题应该是:现在C国将发生什么?

版权信息

版权.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