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花社两部作品入选2024年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2024年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共收到申报选题361项。经论证委员会论证,报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批准,确定43项选题入选。2024年5月10日,该公告正式发布,百花文艺出版社即将出版的《曾在部队扛过枪》《行云》入选。
    2024-06-14 11:03:33
    百花盛放季 读书正当时——百花世界读书日系列阅读推广活动回顾
    关于读书,关于全民阅读,在制度层面,我们有读书日或者读书月。而对出版人而言,读书不是哪个月哪一天的事,这是我们一生的事业。这个春天,百花的阅读活动一场接着一场,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责任所系,乃是向着那个充溢着书香的、思考型的与创造力的社会不停迈进。
    2024-04-29 16:56:16
    老藤长篇小说《草木志》研讨会在京举办
    4月10日,由百花文艺出版社、作家出版社、芙蓉杂志社联合主办的老藤长篇小说《草木志》研讨会在北京成功举办。
    2024-04-12 16:10:30
  • 郭文斌《中国之美》研讨会成功举办
    3月28日,郭文斌《中国之美》研讨会在中国作家协会成功举办。
    2024-04-07 11:36:17
    老藤长篇小说《草木志》新书首发式在辽宁沈阳成功举办
    3月16日,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和作家出版社共同主办,《小说月报》编辑部和新华书店北方图书城有限公司联合承办的老藤长篇小说《草木志》新书首发式在辽宁沈阳成功举办。
    2024-03-18 11:16:47
    守正创新担使命 凝心聚力谱新篇——百花文艺出版社召开2024年度工作会议
    2024年2月2日,百花文艺出版社召开2024年度工作会议。
    2024-02-02 14:52:25
  • 第36届北京图书订货会圆满落幕,百花精彩活动回顾!
    1月13日,为期三天的第36届北京图书订货会圆满落幕。本届订货会上,百花社携两百多种精品图书亮相天津出版集团展位,小说、散文、文化、少儿等多种类型的新书均受到了各地经销商和读者朋友的广泛关注。
    2024-01-17 12:21:07
    百花社三期刊位列2023年数字阅读影响力期刊“双百”榜单
    2024年1月11日,“2023年数字阅读影响力期刊TOP100”榜单在北京发布。
    2024-01-17 11:56:56
    百花文艺出版社精品图书亮相2023年法兰克福书展
    2023年10月18日,全球最大的图书传媒博览会法兰克福书展即将开幕,主宾国为斯洛文尼亚。百花文艺出版社将参加此次书展,并向各国出版社介绍重点图书。
    2023-10-07 16:24:06
更多
更多

散文 534 06  2024.

《散文》2024年第6期

三沙的石头 □ 江子 仰望星空 □ 李汉荣 风荷之恋 □ 奔跑 美枷 □ 刘星元

小说月报 534 06  2024.

《小说月报》2024年第6期

紫晶洞  徐则臣 ( 选自《北京文学》2024年第5期) 冬天到东北来放羊  海勒根那 (选...

小说月报·原创版 200 06  2024.

《小说月报•原创版》2024年第6期

新作大家谈 生活的真实就是荒诞——评牛健哲的短篇小说(主持人语) 孟繁华 隔断的现实或特殊的隐喻...

微型小说月报 159 05  2024.

《微型小说月报》2024年第5期

城与人 萝卜章 / 戴涛 “博士”老四 / 倪锐 饭香 / 强雯 全家福 / 魏东宁 这儿风...

科幻立方 45 03  2024.

《科幻立方》2024年第3期

特别企划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科幻剧 / 翟雪连

散文海外版 233 05  2024.

《散文海外版》2024年第5期

天光 王雪玉 他就是神骏,他就是猛禽 周晓枫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颁奖典礼在津隆重举行

9月19日下午,由天津市委宣传部指导、天津出版传媒集团主办、百花文艺出版社承办的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万丽天津宾馆隆重举行。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敬泽;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全国政协常委邱华栋;中国出版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会长郭义强;中宣部出版局二级巡视员、期刊处处长倪轶;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何向阳;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编委会主任,《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总编辑丁以绣;中国编辑学会会长郝振省;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吴宝安;《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社长、党委书记、总编辑宋强等中宣部、中国作协、出版界嘉宾以及著名作家、画家、文化学者,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院长冯骥才;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张炜;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中国曲艺家协会第七届八届主席姜昆;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梁晓声;著名作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韩少功;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中国文联副主席,天津文联主席孟广禄等文艺界嘉宾出席颁奖典礼。天津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沈蕾出席活动并致辞。老藤、许春樵、东西、吴然、尹学芸、肖克凡、石钟山、裘山山、潘向黎、胡性能、蒋一谈、朱辉、王祥夫、雷平阳、徐鲁、蔡东、张楚、岳南、班宇、刘大先、黄德海、王国平、傅逸尘、周晓枫、张莉、穆涛、周志强、欧阳友权、陈定家、月关、星河、龚格尔、骁骑校、钟红明、季亚娅、马天牧、徐晨亮等300余位知名作家、评论家、文学期刊编辑、读者代表、媒体代表出席本次活动。

颁奖典礼上,沈蕾部长与冯骥才先生为第三届“百花文艺周”学术顾问李敬泽、郭义强、张炜、韩少功颁发聘书,并共同为第三届“百花文艺周”揭幕。

沈蕾、冯骥才为第三届“百花文艺周”学术顾问李敬泽、郭义强、张炜、韩少功颁发聘书

与会嘉宾为第三届“百花文艺周”揭幕

冯骥才致辞

赓续传统文脉  谱写当代文学华章

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共有39部作品分获7类文学奖项,包括短篇小说奖(10部)、中篇小说奖(10部)、长篇小说奖(2部)、散文奖(10部)、科幻文学奖(3部)、网络文学奖(3部)、影视剧改编价值奖(1部)。拥有四十年历史的百花文学奖,又一次为文学的灿烂星空增添了耀眼光芒。来自《人民文学》《收获》《十月》《当代》《中国作家》《钟山》《上海文学》《长江文艺》《天涯》《湖南文学》《草原》等文学期刊的18位编辑获得编辑奖,海内外的30位读者获得读者奖。

颁奖典礼上,著名文学评论家刘大先代表本届评委致辞;作家潘向黎、张炜、石钟山、许春樵、李敬泽、任青、骁骑校、骆平,编辑林森,读者章维佳代表各奖项获奖者发表获奖感言。

刘大先代表评委致辞

评委代表刘大先在致辞中表示:“百花文学奖通过持续的实践将自身打造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闪亮品牌。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文学当代历程、现实成就与动态演变。”刘大先从三个方面归纳了百花文学奖的特色:一是雅俗共赏的人民性。百花文学奖是一个囊括并凝聚了最广范围内的文学创作者、读者与专业人士,以及相关从业人员共识的奖项。它有效地在主流意识形态与民间情感形态之间取得平衡,让文学呈现出与生活密切关联的面目,从而也成为生活方式的一种。二是与时俱进的时代性。它通过连续的跟踪与总结,对当代文学的创作现场进行了初步的经典化,可以称之为一种文学“严选”,从而成为一个时代最具代表性美学风格和思想观念的文本汇聚地,体现出同社会息息相关的生命活力,表征并引导着文学的发展路向和评判标准。三是文化自觉的跨媒介融合性。它有着开放的胸襟和巨大的包容性,既有国内又有国际,既有本色当行的文体表述也有标新立异的技巧创新,不同年龄、地域、族别、性别、立场和主题都在其中得到展示空间;近年来的趋势中更是显示出不同艺术形式和媒介表述形态相互融合、彼此促进的迹象,这一切显示了中国文学充满可能、富含潜力的愿景。

吴然、孟广禄为短篇小说奖获奖者邱华栋、潘向黎、蔡东、朱辉、裘山山、蒋一谈、东西、王祥夫、陶丽群颁奖

潘向黎代表短篇小说奖获奖者发言

潘向黎表示:“短篇小说和樱桃有很多相同之处:好看,小巧,饱满,浓郁,脆爽而有回味。而《小说月报》和百花文艺出版社一直注重小说的文学性、趣味性,既尊重文学,又尊重读者,这是一个好的传统,请允许我在这里向这种传统致敬。”

郭义强、何向阳为中篇小说奖获奖者张炜、海勒根那、肖克凡、胡性能、哲贵、云舒、樊健军颁奖

张炜代表中篇小说奖获奖者发言

张炜表示:“我一直在写爱,如果写恨,最终也是为了更深地表达爱。爱无所不在:人与山川大地,人与草木,人与人,人与动物。没有爱,生命就不值得留恋。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场爱的跋涉——循环往复,川流不息。”

李旭炎、老藤为长篇小说奖获奖者许春樵、石钟山颁奖

长篇小说奖获奖者石钟山、许春樵发言

石钟山表示:“作为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长篇小说获奖者,感受到了该奖项的公开透明。读者投票和专家意见相结合的评选方式,让该奖项公平公正,这是最纯粹的文学奖,是深得读者信赖、作者信服的历史悠久的文学奖。这体现了百花文艺出版社办刊人秉持的文学和读者至上的理念,让文学扎根于读者之中。”

许春樵分享了二十年前与《小说月报》结缘的故事,并感慨:“对于每一个小说作家来说,登上《小说月报》的版面是个人小说创作的一个里程碑,这已经成为我们这一代作家的共识,它以巨大的力量引领着一代人的创作。”

韩少功、尹学芸为散文奖获奖者李敬泽、王晓莉、辛茜、田鑫、徐鲁、杜阳林、杨献平、周荣池、雷平阳颁奖

李敬泽代表散文奖获奖者发言

李敬泽表示:“鲁迅先生说,《史记》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他又说司马迁‘不拘于史法,不囿于字句,发于情、肆于心而为文’,这正好也是我的心中文章的最高标准。司马迁对人在命运中、在各种各样的不确定中,那种人性的高处和低处,人的有限和人的自由,充满了好奇、赞叹和感叹。作为一名写作者,我心中的标准正是司马迁的《史记》。对我来说,如同星辰,一辈子赶不上,但是向着星辰走去,这本身就是幸福的,就是写作的意义所在。走着走着,就百花盛开了。”

龚格尔、星河为科幻文学奖获奖者凛、任青、王诺诺、羽南音颁奖

任青代表科幻文学奖获奖者发言

任青在发言中说道:“这是百花文学奖连续第三届纳入科幻作品,也是科幻与现实主义共鸣的第六年。六年来,作为科幻创作者,我欣喜地感受到,科幻已经成为文学创作中炙手可热的新题材,也成为中国当代文学走向未来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表示将继续探寻科技与文本结合的意义,发现和探讨未来的话题,拓展文学的形式,为中国文学的创新带来一些思考和反哺。

何弘、周志强为网络文学奖获奖者匪迦、骁骑校、天瑞说符颁奖

骁骑校代表网络文学奖获奖者发言

骁骑校表示:“这一届增设网络文学奖,使得网文这棵树扎根在了文学百花园中,从此百花齐放、万紫千红中,也有了网络文学的一抹葱绿。作为获奖的网络作家代表站在这个舞台上倍感荣耀与自豪,我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很多年之后,也许是第三十届百花文学奖颁奖典礼上,也许会有一个年轻作家站在这里说,是骁骑校的小说引领我走上文学之路的,那样我才无愧今天拿到的奖杯。”

梁晓声、吴宝安为影视剧改编价值奖获奖者骆平颁奖

影视剧改编价值奖获奖者骆平发言

骆平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她说:“百花文学奖一直颁发给国内最优秀、最顶尖的作家们,他们的名字和作品一直在时光的长河里闪闪发光。站在这个领奖台上,在过去十九届获奖作家的光芒照耀下,在这样一个充满文学力量的场域中,感到万分惊喜、倍感荣幸。”她表示,将承载着这份荣誉以追求卓越、追寻经典的精神,以超越过去的更多努力,面对未来的写作,亦不辜负今日这份沉甸甸的信任、认可与鞭策。

郝振省、倪轶为编辑奖获奖者李京春、马天牧、员淑红、林森、钟红明、李浩、孟小书、赵筱彬、喻向午、季亚娅、李祥、吴缨(胡汀潞代领)颁奖

林森代表编辑奖获奖者发言

获奖编辑代表、《天涯》杂志主编林森满含深情感言:“这是我第二次站在百花文学奖的领奖台上。不同的是,这一次是以获奖责任编辑代表的身份。国内的文学奖很多,但给编辑的奖励、给编辑的镜头、给编辑的掌声则特别少。我担任杂志编辑工作已超过十五年,深知近年来编辑的生存状况并不好,他们需要全身心投入,只能拿到很少的职业回报,却承担着来自各方的种种压力。百花文学奖能够让编辑们也登台,让编辑也站到聚光灯下,给予编辑足够的职业荣光,这让人特别感动。”最后他强调,百花文学奖是一个不需要任何申报的文学奖,所有的获奖作者、编辑,都感觉到了这个奖所带来巨大的荣誉感——那就是我们和文学之间单纯又永远没法割舍的美好。

姜昆、丁以绣为读者奖获奖代表王育英、章维佳、周长云颁奖

章维佳代表读者奖获奖者发言

章维佳作为被邀请到现场的获奖读者代表发言。她说很自豪于1980年出生,和《小说月报》同龄,与百花文学奖的这种特殊缘分,让她也感染了文学的气息。她感言:“文学源于生活,体现民族之魂,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作为海外华文媒体人,特别关注中国文化在海外的传播。海外的华人华侨有六千多万,我们同根同源,文学是我们沟通的重要纽带。”她表示,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中国文化“出海”,从中国文学开始,而欣赏、阅读顶尖的中国文学就在百花文学奖。

表达人民心声  与时代双向奔赴

“人民是文艺之母。”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一大、中国作协十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指出,要“把人民满意不满意作为检验艺术的最高标准,创作更多满足人民文化需求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的优秀作品”。四十年来,百花文学奖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关注深刻反映时代变革、现实生活和人民主体地位,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推出了一大批深受读者喜爱的具有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丰富人民精神世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的作品,例如《绿化树》(张贤亮)、《北方的河》(张承志)、《神鞭》(冯骥才)、《燕赵悲歌》(蒋子龙)、《孩子王》(阿城)、《烦恼人生》(池莉)、《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刘恒)、《妻妾成群》(苏童)、《北京人在纽约》(曹桂林)、《一地鸡毛》(刘震云)、《活着》(余华)、《分享艰难》(刘醒龙)、《天下无贼》(赵本夫)、《师父》(徐皓峰)等。这些作品敏锐地捕捉着时代的跫音,成为当代文学经典,被广为传诵。

百花文学奖,前身为百花文艺出版社品牌期刊《小说月报》“百花奖”,以遴选当代文学佳作为使命,每两年一届。伴随着中国当代文学的潮流脉动,百花文学奖自觉地汇入时代和历史的创造主体之中,不断升级,逐步扩展文学关注的视域。2015年,第十六届增设“散文奖”,升级为“百花文学奖”。2017年,第十七届增设“影视剧改编价值奖”。2019年,第十八届增设“科幻文学奖”。如今,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又增设“网络文学奖”。新的领域、新的奖项、新的作家,都反映了百花文学奖开放、包容的文化观念。

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评奖工作于2023年3月正式启动,组委会胸怀“国之大者”,牢记使命担当,站在推动新时代文学高质量发展的高度,继续坚持奖掖题材新颖、风格多样、深刻反映时代变革、富有艺术感染力、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精品力作,依据读者票选、评委会终评结果产生最终获奖作品。其中,影视剧改编价值奖、编辑奖、读者奖由组委会评出,网络文学奖由机构推荐、评委会评出。小说奖、散文奖、科幻文学奖、影视剧改编价值奖的候选作品来自2021年、2022年出版的《小说月报》《小说月报·原创版》《小说月报·大字版》《散文》《散文海外版》《科幻立方》杂志。

作为国内首个采用读者投票方式评选的文学奖项,百花文学奖始终坚持人民立场,以读者心意为基础,以读者选择为最大权重,被赞誉为当代文学界的“大范围民意测验”。作家迟子建曾说:“自第十届开始,我连续获得了九届‘百花奖’,这些作品,莫不是我个人创作历程中的心仪之作。它们能与读者心意相通,能被一本自己喜欢的杂志肯定,让人感到温暖。”百花文学奖的“百花园”始终为人民而绽放,现已成为读者、作家、评论家、文学编辑心中极具权威性和号召力的全国性文学大奖。

以文惠民润城  让文艺点亮生活

文化润物无声,文艺滋养人心。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颁奖典礼将文学与各类艺术相融合,以“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文学作品,以“打动人、温暖人、鼓舞人”的文艺节目,以多平台多形式的线上线下活动,向全国观众展示了获奖作家的风采和新时代文学的硕果累累。光影短片《文学的力量》《百花与我》《书桌》,以及舞蹈《静远》、话剧《俗世奇人》选段、四小提琴协奏曲《和谐的灵感》、歌曲《春风十万里》等文艺节目推动着观众情绪层层递进,一步步走向高潮,感受中国文学从“高原”向“高峰”攀登的强劲精神动能。

本届颁奖典礼由著名主持人张泉灵、李大卫联袂主持

天津歌舞剧院舞蹈《静远》

天津人民艺术剧院话剧《俗世奇人》选段

天津歌舞剧院四小提琴协奏曲《和谐的灵感》

著名歌唱家王泽南、王一凤演唱《春风十万里》

主办方向百花优秀合作伙伴致敬

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颁奖典礼作为第三届“百花文艺周”的重磅环节,不仅是一场汇聚文学大咖的盛会,也是读者与作家们共享文学荣耀的盛宴。第三届“百花文艺周”期间,主办方邀请众多文艺名家,举办影视文学论坛、网络文学论坛、百花文学奖获奖作家点亮天塔等活动,与广大民众共同见证新时代文学百花齐放、多姿多彩的崭新气象,共享丰富多元的文化生活。

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影视文学论坛现场

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网络文学论坛现场

百花文学奖获奖作家点亮天塔

与央视网阅读频道、抖音“大有学问”、QQ音乐、酷狗音乐联合打造的“见证文学的力量——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特别节目”,于9月19日上午10:00拉开帷幕,全程共计7个小时。央视网阅读频道主持人常婷、紫檀、潘聪、何畅携手百花文艺出版社总编辑汪惠仁与东西、张炜、裘山山、班宇、月关、蒋一谈、哲贵、卢一萍、海勒根那、焦雨溪、匪迦、凛、傅逸尘、喻向午等23名知名作家、评论家、编辑开启全天无暂停式直播访谈,并在央视网阅读官网、央央阅读抖音号,抖音“大有学问”账号同步直播。嘉宾分享各自文学创作之路、对当代文学发展趋势的看法以及对青年作家写作的建议等,为观众呈现了一场场精彩纷呈的思想盛宴。

第二十届百花文学奖特别节目

本次活动得到了天津农商银行、河北京联集团、安徽古井集团等公司的大力协助,央视网天津频道、津云视频号、喜马拉雅、小说月报视频号、天津出版传媒集团视频号对颁奖典礼进行了现场直播,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光明日报、文艺报、天津日报、澎湃新闻等数十家媒体对颁奖典礼进行了宣传报道。


文学与牛

  荣获了《小说月报》“百花奖”,十分高兴,但听说要写“获奖感言”,又十分犯愁。真是得奖不易感言更不易 ;不易也要写,为了这个我盼望许久的奖。
  记得当年汪曾祺先生到我们班上来讲课,开首就在黑板上写上了六个大字“卑之无甚高论”,这句话出自何典我忘了,汪先生当时是说过的,但话的意思还明白。谈到文学,连汪先生这样的大家都说没有高论,如我这般蠢货,只怕连低论也不敢有。不敢有也得有,因为我的《牛》得了奖, 因为我很看重这个奖。
  俗话说吃水不忘打井人,得了奖不能忘了我放过的和我追过的那些牛。一谈牛,就难免谈到所谓的“童年记忆”,一谈到“童年记忆”就难免遭人耻笑,但无论多么聪明的人,只要一耻笑我,就跟对牛弹琴差不多,因为他们的话都是文学理论,而文学理论我根本就听不懂,不是装糊涂,的确是不懂,有好几次我想冒充一下阳春白雪,不懂装懂一下,结果弄巧成拙, 让人摸到了我的底细,就像让贵州的小老虎摸到了驴子的底细一样。
  我童年时期,正逢“文革”,大人垂头丧气,小孩子欢天喜地。我们那时的一个最大的娱乐项目就是吃过晚饭后到旷野里去追牛。当然是月亮天最好。大人们点着马灯在大队部里闹“革命”,“四类分子”趁着月光给生产队里干活,我们趁着月光在田野里追牛。那时候,就像我在《牛》里写的那样,牛是大家畜,是生产资料,偷杀一头牛是要判刑的,但生产队里根本没有饲草,“革命”时期,明年的生产谁还去想?就把那些牛从饲养室里轰出去,让它们去打野食,能活的就活,活不下去就死,死了就上报公社,公社下来验尸后,证明是自然死亡,然后,就剥皮卖肉,全村皆欢。我们一帮孩子,吃罢晚饭,等到月光上来,就跑到田野里,追赶那些瘦得皮包骨头的牛。
  “文革”期间,地里不但不长庄稼,连草也长得很少,牛在光秃秃的田野里, 吃不饱,学会了挖草根啃树皮,还学会了用蹄子敲开冰河饮水。我们在月光照耀下开始追牛,起初我们不如牛跑得快,但渐渐地,牛就不如我们跑得快了。我们每人扯住一条牛尾巴, 身体后仰着,让牛带着跑,举头望着明月,犹如腾云驾雾,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那些老弱病残的牛,很快就被我们给折腾死了,剩下的那些牛, 基本上成了野牛,见了人就双眼发红, 鼻孔张开,脑袋低垂,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对这样的牛,我们不敢再追了。后来又出了一个谣言,说是有几个刚死了的人的坟墓让这些野牛给扒开了,尸体自然也让这些野牛给吃了。牛野到吃死人的程度,离吃活人也就不远了。因此我们的追牛运动就结束了。这个时期,中国基本上没有文学。
  “文革”结束后不久,人民公社就散了伙,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家家户户都养起牛来,牛的身价猛地贵了起来。人民公社时期说起来很重要实际上根本不当东西的牛,重新成了农民的命根子。这个时期,正是中国的新时期文学的黄金时代。
  九十年代以来,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农民对种地失去了热情,年轻力壮的人,大都跑出去打工挣钱,村子里的土地,多被大户承包,再加上小型农业机械的普及,果林的增加和粮田的减少,牛作为主要的生产资料逐渐成为历史。现在农民养牛的目的, 基本上是养肥了卖肉,社会的商品化, 改变了牛的历史地位,农民与牛的感情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过去,人们常常诅咒那些杀牛的人,说他们死后不得好报,现在,杀牛跟杀猪一样, 成了司空见惯之事。这个时期,我们的文学也失去了它的神圣和尊严,文学创作,也正在变成一种商品生产。
  我马马虎虎地感到,几十年来, 牛的遭遇与文学的遭遇很是相似,农民的养牛史,活像一部当代文学史。我估计会有很多人反对我的“研究成果”,太下里巴人了嘛!我也想阳春白雪,但学不会,只能是什么人说什么话。
  最后,我想说,搞文学的同志们, 不要悲观,更不要绝望,科学无论如何发达,农民无论怎样变化,为了耕田而被饲养的牛还是会存在的,因此纯粹的文学还是会存在的。我想,《小说月报》的广大读者之所以奖励我, 并不是因为我的这篇小说写得有多么好,他们奖励的是我这种为了耕田才养牛的精神。
(选自《小说月报第八届百花奖获奖作品集》,获奖作品《牛》)

 

第九届《小说月报》”百花奖“颁奖典礼

  尊敬的主编及各位编辑 :
  尊敬的《小说月报》全体良师益友 :

  尊敬的中国小说的伴嫁娘们 :
  代表本届《小说月报》之“百花奖”获奖作者们发言,乃是我十分情愿的事。情愿的发言一般是无须掺假的。以下是真诚的话语。
  众所周知,《小说月报》是中国诸文学选刊中发行量最高的;其“百花奖”历来奉行这样一条规则,即评委与读者投票相结合的规则。此规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小说月报》之“百花奖”其实也是在极大的程度上,代表其众多的文学读者,向一届届获奖者颁奖的。正是在这一点上,充分体现着文学与读者相当密切的关系。
  故我想说,我们虽非沽名钓誉之徒,但确乎的是为奖而来。因此奖的鼓励性、鞭策性、读者参与的积极性, 是足以令我们的创作更加勤奋的,也必然会对我们的创作寄托更高的要求。
  细想想,当前的世界是多么的不安宁,多么的动荡,多么的危机四伏,而全世界的文化、文艺、文学活动却依然在举行着。这是令人感动的。证明着全人类人性的基本原理,那就是——只要太阳还从东方升起,这世界就不应只有恐怖和惩罚,眼泪和血, 还要继续有歌声,有诗,有小说,美, 和所负载的情愫、思想、忧伤与祈祝……
  以下一些话,是我特别个人的一种感激。我感激《小说月报》选载了我的短篇《一只风筝的一生》《双琴祭》《喷壶》,并给予了前两篇“百花奖”。至于《喷壶》,也完全是由于《小说月报》的选载,才引起美国加州某学院的注意,编为中文教材。并且,是通过《小说月报》与我联系的。足见《小说月报》在国外也是很有影响的。
  其实我真正想表达的是——近年我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极想促进中国“报小说” 的繁荣。某一个时期, 我很感慨中国某些报的副刊的消亡 ; 很感慨某些报的副刊的不像样子,越来越没了文学的品格,甚而连文化的品格也谈不上了。鸡零狗碎,乌烟瘴气, 骂骂咧咧,无事生非。
  于是我想,在那些依然将文化版当成真正意义上的文化的园地来浇灌的报上,连续不断地发表小说,难道不是一件值得之事吗?进而想,中国最贵的报,也不过一份几角钱。倘只花几角钱买了一份报的人,翻到文化版,竟有一篇小说刊登着,难道他真的会不屑一顾吗?
  有人回答我 :当然会是那样。我不太信。
  具体怎样,我又不太清楚。
  仅仅因为觉得自己的愿望是好的,于是有了以上小说的产生。

  既然许多散文家、诗人、杂文家脍炙人口的作品是始发于报的,到了小说这儿,怎么就会不行了呢?
  我不太信,所以我写了。还有一篇《烛的泪》,《读者》曾头条选载, 正拍为电影。
  藉此机会,我感激始发那些小说的各报的理解和支持;感激《小说月报》一次次地选载了它们。我认为,这也是《小说月报》对“报小说”的鼓励、鞭策,也是《小说月报》对“报小说” 给予的奖……
  藉此机会,我吁请我的这几位同行,也将你们的优美作品,投寄向那些欢迎它们的报吧!
  藉此机会,我郑重地建议报人们, 在报上也给小说一块园地吧!
  如果,多少年以后,中国人与小说的关系不是更疏远了而是更加密切 了 ;如果大多数中国人, 由于经常读“报小说”而培养起了爱读书的好习惯,那么,我辈岂不是也不枉与文学有此 尘缘吗?
  我甚至有一个可能十分冒昧的想法——建议《小说月报》在条件成熟之际,牵头召集全国各重视“报小说” 的报家,开一次“报小说”研讨会, 以促进中国“报小说”的发达。
  最后,代表我的同行们,再次感激《小说月报》为此次颁奖活动所做的一切工作。感激《小说月报》的发行者,《小说月报》的美编者,《小说月报》的每一位成员!
  我的发言结束。

梁晓声

2001 年 10 月

 

梁晓声在第九届“百花奖”颁奖大会上发言手稿

最年轻的获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