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旧影

  • 阅读量:226
  • 作者: 宋文铎
  • 类型:其它体裁
  • 标签: 历史文化 收藏
  • 出版:2022-03-01
  • 定价:68
  • VIP商品:点击查看VIP权益

图书简介

  《和平旧影》是宋文铎于20世纪50年代对天津墙子河的写生作品集,这些作品以素描形式,记录了墙子河两岸的风景和风貌,也记录了当时天津的历史文化,并由宋文力注文说明。

  墙子河是一条影响天津百年却已消失的河流,关于它的资料较少,所以这些写生作品,不仅是研究墙子河的重要资料,也是研究20世纪50年代天津地理、建筑、风俗、历史、文化等的珍贵资料。

  除收录宋文铎的作品,本书还以副编的形式,收录了宋文铎的父亲宋亮生、弟弟宋文复和宋文力对墙子河的写生作品,共100多张。父子四人画作相互映衬,共同从侧面反映了20世纪50年代的天津面貌,是研究天津历史的重要资料。

  本书由著名史学家罗澍伟、天津文史学者王振良分别为本书撰写序言和后记。


作者简介

  宋文铎,1943年生于天津,现居青岛。曾担任山东省政协委员和山东省青联委员,现为青岛市美术家协会会员。

  宋文力,天津美院毕业,宋文铎的弟弟。

编辑推荐

☆100多张珍贵写生作品,记录了老天津的风貌

  墙子河是一条影响天津百年却已消失的河流,关于它的资料较少。这些写生作品作于20世纪50年代,不仅记录了墙子河的两岸风景和风貌,也记录了当时天津的地理、建筑、风俗等,是研究当时天津历史文化的珍贵资料。

☆父子四人作品,共同反映了20世纪50年代的天津面貌

  本书以副编的形式,收录了宋文铎的父亲宋亮生、弟弟宋文复和宋文力对墙子河的写生作品,父子四人画作相互映衬,共同从侧面反映了20世纪50年代的天津面貌。

☆著名史学家罗澍伟、文史学者王振良分别为本书撰写序言和后记


图片欣赏

书摘

  清咸丰十年(1860),为防捻军入津,僧格林沁筑高墙,挖深壕。高墙俗称“墙子”,壕沟引水成河环于高墙之外,名曰“墙子河”。墙子河原长18 千米,后因修建地铁及城区拓展,大部分河道已填平为马路。所余河道长5.4 千米,北起红桥区小西关通南运河,蜿蜒伸向东南,于南开区长江道与红旗河交汇,再折向东至南丰路引五马路泵站污水,经污水管道在双峰道附近接入卫津河。

  清乾隆五年(1740),为引海河水灌溉贺家口、小王庄、佟楼一带农田,人工开挖了一条引水河,名为“贺家口引河”,1949 年后改用“废墙子河”之名。此河全长5.05千米,西至卫津路八里台桥与卫津河相通,流经和平区、河西区,东至解放南路,与湘江道方涵相接汇入海河。

  ……

  说到墙子河,不可避免地要说河上的桥。人都说最美不过家乡美。是的,虽说河不宽,桥不长,但在孩童的眼中,这些桥却像一道道彩虹架在河上。它们给人们带来了方便,也给城市增添了色彩。

  海光寺至海河段的墙子河上, 至少建有十六座桥梁, 分别是徐州道桥(木结构)、平安桥(水泥结构)、湖北路桥(水泥结构)、郑州道桥(木结构)、新华路桥(水泥结构)、成都道桥(水泥结构)、河北路桥(水泥结构)、山西路桥(木结构)、耀华桥(水泥结构)、张庄大桥(也称营口道桥,水泥结构)、独山路桥(水泥结构)、锦州道桥(木结构)、哈密道桥(木结构)、鞍山道桥(水泥结构)、万全道桥(木结构)、海光寺桥(水泥结构)。1970 年,修建地下铁路时,地上封土筑起南京路,沿河桥梁全部拆除。

  虽然美丽的“彩虹”永远地消失了,但我心中的彩虹一直都在。我家就住在“两道彩虹”之间———新华路桥和湖北路桥之间,当时为贵厚里4 号(也称上海道133号),距黄家花园和小白楼都不远。我对附近的几座桥都很熟悉,至今还有深刻的印象。

  因为父亲喜欢画画,我们从小也都拿起了画笔。每到放假时,我就带着两个弟弟(四弟文复和五弟文力)沿河写生。由于小白楼一带的建筑较有特色,我们每次出门大都是右拐沿河向东南走。我在20 世纪50 年代画的这批风景速写,就多以桥为中心,这充分说明桥在我心中的位置。

  回想当年,哥儿仨沿着河边一路走去,看到一处美景后,由我把手搭成个方框取景,然后三人席地而坐,草木的气味扑面而来,用现在的话来说,真是爽极了。待拿出画板画笔,静心作画,旁观的人也逐渐围拢过来,有时我们和“模特”之间几乎成了小胡同。我们不仅画风景,也画人物,只可惜人物画都没保存下来。我的这些作品主要画于1958 年,当时我十六周岁,四弟和五弟分别是十三周岁和九周岁,三个小毛头并排习画,画得好坏不说,那本身就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人、河、景的交融,再加上大家对我们哥儿仨的赞叹声,就像一首首美妙的交响乐,沁人肺腑。那情景,至今想起来还令人陶醉。

  从我家出去,向东南要经过一个煤场的北墙,路窄人稀,每每走过这里,心里总是疑神疑鬼。出了窄路,出现一片开阔地,豁然开朗,那就是另一个居民区———三多里。地震之后老房拆迁,我们家就被安置到了这里的新楼,名字叫新三多里。之前居住的贵厚里从此消失,虽然保留了名字,但我心里总有几分失落。


版权信息

《和平旧影》版权页.jpg